车干

头像cr:Deep-Fried Dough Sticks

生活(二)

年轻律师x落魄老男人

“律师,您帮帮我,我不想坐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听完了他的叙述,皱眉,他应该早一点来找我,还能做一些相对的补救,趁着被害人无意识也能进屋去做一些取证,现在真是口说无凭,是一场难缠的官司。

不过这种抱怨性的假设对处理问题没有任何帮助。我也不会告诉他。

所以我只告诉他:“案情我大概明白了,但今天太晚了,要做什么都得等到明天,你要不先回去吧,这个案子我会帮你想法的。”

他飞扬的眼角垂下去了:“我。。。没有地方去了。小姑娘,我。。今天能暂时睡在这里吗?”

嗯?意外的坦诚。

我盯着他。我知道他肯定没有地方去,故意让他离开想看看他是否也是个面子大过天的蠢货。看来我当事人脸皮厚度还行。老实说,这份厚度对我帮他做辩护有一定的帮助。

许久,久到他的老脸开始发红,但他还是咬着牙,没有跟我说什么算了,去睡桥洞之类的话。

这个老男人有点意思。

我点点头,在他千恩万谢之前拉起他的手往外走。他开始惶恐,是在害怕我强行赶他出门吧。

我只能安抚他:“别怕,你可以住在事务所,但在这之前,去买点东西吃。”

他现在太脏了,我不想带他去餐馆吃饭,反正事务所有电有微波炉。老男人甚至没有一台智能手机。不然直接叫外卖就行了。真麻烦。

不过这次他倒是拒绝的很快:“不。。不用了。。我喝白水就好。”

“喝白水是不会饱的。”我对他叹了一口气,“还是你想让我在帮你付一笔医药费?一天没吃东西,你的胃开始疼了吧。”

他不说话了,任我拉着走。终于安静下来了,我也想赶紧结束这件事回家睡觉,也没有回头看他。到了超市我才发现,这个老男人眼角湿湿的,眼眶发红,是哭过了。我没戳穿他。拿上篮子让他自己去挑选,并嘱咐他速战速决。

10分钟后,篮子里堆满了苏打饼干。

啧,这是在瞧不起我吗?养老男人真是麻烦。

对,养,我想养他,不过是当宠物那样的养,定期投食,偶尔顺顺毛,摸摸下巴,观察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做什么事情。我还没养过老男人,我想试试。

我又花了10分钟,将一片苏打饼干换成了麦片,面包和蛋糕。临走还拿了一碗速食的粥。

近几年都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的老男人对现在的物价表示震惊。我猜让他真正惶恐的是我的律师费。不过没关系,按照老男人的说法,他们家家底雄厚,打完这个刑诉,我一定会撺掇他离婚,再打一场油水肥的民诉。

这个婚他不得不离。


嗑瓜子,啃豆子(三)

毛毛最后还是来找了何开心。

不是从当事人哪儿直接了解的情况再如何都不真实。

通过和毛毛的对话,和开心了解到:毛毛对冯豆子还真的就是真爱。打胎也好,让位也罢,心甘情愿。

可冯豆子是个渣依旧是个事实。

何开心也想着救人家女孩子于水火之中,于是劝解毛毛放弃这颗豆子藤去拥抱整个菜园。

心理医生那个嘴啊,叭叭的。

在冯豆子一渣再渣下,毛毛的心理防线本来就是已经是溃不成军了,被何开心这么开导,当下就只能替自己感到不值,谁在家里还不是个小公主?怎么一出来就只能甘为人后妻了?

送走了毛毛,何开心心里那个愁。

这么个渣,追是不追,追着掉分,不追又难得遇见喜欢的。。

去找韩沉喝酒,韩沉一拍桌子:“怕啥! 他渣还能把你渣了? 追!追不死丫的!追上了好好收拾他!”

何开心:??? 哥,你这态度变得有点快啊。

韩沉这么想着也不是没有道理的——

那冯豆子除了一心贪财,不懂疼人,待人还算是真诚。这也是大家都不喜欢冯豆子却也没和他表面上闹过不愉快的原因。他不能为了个人浅薄的对人的刻板印象,影响了兄弟的幸福。再说没准交个男朋友还真能让冯豆子洗心革面重新做人。毕竟男朋友总是更耿直更不会惯着冯豆子。想想前途就很光明。

不愧是韩沉,简直就是借刀杀人。

何开心想了想:也对。他渣任他渣,我有的是办法调教他。

当即何开心就立了一个三步走计划:

第一步:加入演讲社。

第二步:灭了他的传销思想。

第三步:把冯豆子斩于马下。

呵,可谁想第一步就走的这么艰难。怪不得今年百团大战,演讲社摊位前一个人都没有呢。这简直就是传销据点,是贼窝!

你见过入社强制收会费还明目张胆的让你拉下线给返利的吗?

何开心: 怕了怕了,这贼窝不能进,进了演讲社就约等于进了局子啊!

我不想进局子,不代表其他人不想进局子。

何开心: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想法过于大胆,这一通报警电话可能会毁掉冯豆子的人生。何开心放弃了,但有人执行了。

何开心接到韩沉消息的时候冯豆子已经被放出来了,影响不大,给警察叔叔教育了一顿就没啥事了。毕竟还是大学生,年轻人,要给他犯错的机会。

何开心直接去找冯豆子,他觉得直击心灵的强硬灌溉比等豆子自己开花要效率。

“你谁啊!”冯豆子仰着头鼻孔朝天的看着何开心。

“。。。”何开心忘了,除了毛毛那次打的照面,冯豆子压根儿就没讲过他。

“哦我想起来了,你是那个骗子心理医生!”

呸!谁是骗子!

生·活

年轻律师和落魄老男人

Alarm:

1.裹脚布长篇,随时有弃坑的可能性

2.思维放飞,想哪儿写哪儿。

3.尽量顾及逻辑。

4.不会顾及错字。

5.节奏感练笔,文笔堪忧。

6.欢迎对用词、情节设计等有参考价值的探讨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认识他是我刚成为执业律师的第二天,他的离婚纠纷是我的第一个案子。


那天他穿着一件棕色的夹克衫,胡子没刮,面容憔悴。在我简陋咨询室的沙发上,缩成一团。


我给他倒了杯水,他接的有些诚惶诚恐,手在发颤。


我有些难以理解,8012年了,在申城怎么还有人这么畏缩。


他咽下一口热水,抬起眼睛看我,说:“小姑娘,你要帮帮我。”


我看着他,说:“好。”


他的眼睛周围已经有了一圈细纹,眼球浑浊,目光涣散。但是他抬眼的那一刹那眼尾飞扬,我觉得那是他最后的希望。所以这一帮,把自己也给赔了进去。


我让他从头开始说起,他说的破碎,得靠我一点一点理清


——


他不是本地人,入赘到申城八年。过得基本上是家庭煮夫的生活。可一个如今35的男人,出生小县城,经历的是男人当顶半边天的教育,心理还是不甘于被妻子养活。阳奉阴违。


开始是用“嫁妆”盘了个店面开始做小生意。太太控制欲极强,一开始答应,但看见他和别人有说有笑,明示暗示让他放弃。他觉得太太需要安全感,甜蜜期的男人自然是老婆说什么便是什么。更何况太太在老丈人的公司里给他安排了个职位。虽然也是寄人篱下,但至少有正当收入。


后来他发现这个职位就是个闲职,每天上班下班比待在家里还无聊,公司也不允许迟到早退。(——我想这是他太太故意为之。)股票市场对人的吸引力和赌场差不多。闲的发慌的老男人拿着闲钱开始了他的股票事业。


老男人炒股很有一手。年纪轻,婚姻又进入了稳定期,手里闲钱多了,自然想去潇洒。又是酒吧又是舞厅,可就真的只有喝酒跳舞。但也确实夜不归宿。


放纵的场合容易滋生人的欲望,或者说对自由对叛逆的渴望。老婆会闹,但他自认为心无愧,觉得老婆无理取闹。


反叛一旦开始,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
其实也不用他收拾,在结婚的第五年,他叛逆的第二年,老婆第一次出轨了。


老婆说:“我爱的是之前那个你。”


他不仅选择原谅,还选择收起自己的自由。上交了存款,注销了账户。安安静静地做家庭煮夫。回到温顺的自己。


离婚是最差的选择,他不离婚。他亲眼见着自己的父亲离婚后日渐消瘦,郁郁而终。他亲眼见着自己的母亲离婚后饱受争议,背井离乡,从此了无音讯。少年时的一生一世一双人,是他今生最后悔的浪漫。


他容忍背叛,容忍尊严被践踏,容忍一个男人比大家闺秀还大家闺秀。他步步退让给了老婆得寸进尺的勇气,并无限的扩大。老婆给他划定了150平米的活动范围——就是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。新邻居甚至不知道这家还有个大活人。


第六年,老婆怀孕了,终于! 他太盼着这个孩子了,夫妇俩求了多少观音,看了多少医生,全家上下为了这个孩子给了他多少脸色。日渐挺起来的肚子维系着一家的幸福。也给他继续煎熬的忍耐。


第八年,也就是昨天。用受精卵维系起的家庭破裂了。卵子是那个卵子。精子却不是他。甚至不是那个他知道的出轨对象。


崩溃,疯狂。


压抑爆发,妻子坠落到地上,一动不动。他放下拳头,慌不择路,逃了出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律师,我没杀人。你帮帮我,我不想坐牢。”


1个测试
唯唯诺诺的杜飞,是我的爱👌

凡士林

我都要看看老福特能做到什么地步。

屏蔽了我三次。

欺负我不会用外链。

1个牢骚

我所有的gb文字都被屏蔽了。


嗯?


我就单纯的写亲个嘴而已。

:)


嗑瓜子,啃豆子(二)

何开心×冯豆子

校园au

过度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事实证明优秀的法学生一直都是冷静客观讲实证的。

那天何开心在校门口的一家奶茶店,准备以三杯廉价奶茶还上室友三顿酒钱的人情。

好巧心上人就在隔壁的面馆和他的前部长毛毛拉拉扯扯。

冯豆子:“你不在医院躺着你到学校来干嘛呀!”

毛毛:“我躺医院这么久,你也没来看过我,我想你了自己过来看看我男朋友还不行吗?”

何开心:哦豁,演讲社是夫妻共同财产呀。

冯豆子:“那我在学校还能丢了不成,我这不是每天还给你打电话呢吗?”

毛毛:“冯豆子你要不提我还不想和你计较呢,你每天打过来,只问一声‘今天没事儿吧’,完了我说没事,你就应和一声行那你好好养病就挂了! 我到底是为什么住个院都要偷偷摸摸的!家里也不敢告诉,朋友也不敢说,每天在医院都一个人!冯豆子我是为你去打的胎!你到底清不清楚!”

毛毛说到最后,声音不自觉的放大,说话都带上了哭腔。

冯豆子赶紧给毛毛递了餐巾纸,帮着擦了眼泪:“嘘嘘嘘,诶呦我的祖宗别哭了别哭了,小点儿声,想大家都听见呀。行了行了,是我错了,以后我天天去医院看你,嗯?”

毛毛擦擦眼泪,还有些抽噎,听见冯豆子这么说只能点点头,回了声:“嗯。”

何开心在一边傻了,哦豁,实锤来的这么突然。

何开心不明白了,你说这个年代,大家都是被父母宠大的,尤其是小姑娘,眼光普遍的高。这冯豆子除了难以被发现的颜值,还有啥有点能值得人小姑娘又是打胎又是不离不弃的?

何开心冷静分析了一波:怕不是觉得胎都打了,冯豆子必须得要和自己结婚不然自己以后就更难找男朋友了?

这小姑娘看着挺单纯善良的,也不像啊。

何开心将疑惑放在一边,冯豆子和毛毛的谈话还在继续,但大多都是冯豆子的胡言乱语和毛毛的医院八卦。没有太多价值。他摸了摸口袋,拿出一张刚做好的名片:

       免费心理咨询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何开心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电话:xxxxxxxxxxx   

走到毛毛跟前说:“这位小姐看上去烦心事有点多,和感情生活有关吧,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,最近正在做一个公益的咨询,小姐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哦。”

冯豆子听完他的话,脸色一变:“哪儿来的骗子!快滚快滚!现在算命不流行了改心里咨询了?我跟你说我和我女朋友好着呢!你别胡说!”

何开心不说话,只对着两人笑了笑,拎着奶茶给了二人一个背影。

今天开始做替身
图源cr: @Deep-Fried Dough Sticks ∈
盲目吹捧釖太替我画的人设图👌

嗑瓜子,啃豆子

吃瓜群众煽风点火何开心x慷慨激昂演讲社社长冯豆子


校园au


好久不写我连论述题都写不满了:(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何开心是心理学院的一棵草,普普通通的那种。平时闲着也就是上上课,睡睡觉以及蹭蹭饭。


冯豆子是金融学院的一包草,绣花枕头里的那种,承蒙上届演讲社社长心疼,傻孩子坐上了本届社长的宝座。


何开心对校园活动不甚在意,他宁可窝在宿舍听心理学的公开课。


冯豆子对校园活动出生入死,他觉得校园活动攒起来的人脉是赚钱最大的捷径。


两人本应该没有交集,可难说你的活动撞到了我的自习教室。


冬天,是一个让人爱上教室的日子,暖气,安宁,自在舒适。没有宿舍那么颓废,也没有图书馆那么多规矩。何开心第三次被冯豆子慷慨激昂的“啊”吓到停笔。索性放弃了学习,他到想看看,这个社长还能bb多久。


这一等,就是一个小时。


何开心在第10分钟起就放弃了听冯豆子的“省力成功捷径”演讲,什么修管道,什么铺下线,简直一派胡言。他觉得他应该让隔壁刑事司法学院的校草韩沉来做个普法。


可是现在的校园活动不管正不正式都喜欢穿正装,显得自己高大帅气有逼格,无形中的确增添了点说服力。但绝不是针对冯豆子而言。


何开心观察着把头发撩得高高的冯豆子,发动了一个心理学。一看就是被宠坏的小公子,本着一颗ga佬猎奇的心,何开心从头到尾把冯豆子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

奇了,怎么会有人越看越觉得好看,这张脸的比例,似乎有些过于好了吧。就是脸黑了点。诶呀,脖子和耳朵都红了!咦?脸不是黑的吗?怎么脖子和耳朵红了还能看得见?盖了粉底吧。。。所以这张脸本来是什么颜色呢?


何开心因为职业病,一边看脸一遍分析冯豆子的全程演讲,他觉得,这是一个很好的狂想症案例。他甚至还录了后半场的音。打算和隔壁韩沉探讨一下传销犯的犯罪心理。


说是隔壁韩沉,就是隔壁韩沉。他们一层正好是心理学和刑司共用的。韩沉其人装逼大过天,食堂打个菜都要报一长串。不过人家帅,多金,业务能力也高,绩点统统4.0,深得各位导师赏识。


人家就不像何开心山野闲人,人家那是社团学习两头抓。优秀的压匹。何开心屁颠屁颠跑去给他看冯豆子的录像,他简直一脸???。


韩沉:“兄弟你看上冯豆子了?”


何开心:“我是在给你分享案例。”


韩沉:“那你有没有看上冯豆子?”


何开心:“奇文共欣赏!”


韩沉:“兄弟你看上冯豆子了。”


何开心:“好吧是有点。”


韩沉:“你瞎了?还是你本来就重口味?”


何开心:“不就黑了点吗?你至于?”


韩沉:“。。。”


韩沉掏出手机,敲了几下,递给何开心。是一个帖子。


是一个名叫“a大败类烂豆子讨伐贴”的帖子。


何开心带着疑惑一点点往下翻。越看脸越黑,越看脸越黑。勉强看完,颤抖着手将韩沉手机还了回去。


何开心:“他搞大了她前部长的肚子。”


韩沉:“嗯。”


何开心:“他让人打了胎?”


韩沉:“嗯。”


何开心:“他平时衣品就那样?”


韩沉:“嗯,荧光绿,七色花,真校草。”


何开心:“。。。,算了美人在骨不在皮。”


韩沉:“嗯。嗯?”


何开心:“道听途说要不得,韩沉学长你怎么也这么容易被煽动啊。”


韩沉:“呸,谁跟风黑了,实证的好吗?做事幼稚不过脑子,天天找捷径发财,玩儿社团的谁不知道他呀。”


何开心:“别恼别恼,我就亲自确认一下,难得看到个可心的,万一你们误会人家呢,是吧。”

@